1. 首页
  2. 资讯

画画的画家图片

中国画画的最好的画家有哪些?老一辈画家大家自然都很清楚了,也不必在此多言。至于当代优秀画家,其实也并不少,但多半知名度是远不及徐悲鸿、林风眠等大师的。而且,对艺术家的评判

中国画画的最好的画家有哪些?

老一辈画家大家自然都很清楚了,也不必在此多言。至于当代优秀画家,其实也并不少,但多半知名度是远不及徐悲鸿、林风眠等大师的。而且,对艺术家的评判,其实是一个很难的问题,因为没有一个具体的标尺来进行衡量。

相对而言,在我熟悉的现代画家中,比较喜欢的有谢楚余和杨云飞,虽然对他们本人并不是特别了解,但看从之前接触过的几幅作品来看,觉得构图、题材和功底都很不错。

谢楚余的代表作是《陶》,也常被大家称为《抱陶女》。据说此画是目前国内盗版最为严重的一幅作品,除了偷印之外,还有不少翻版画。《陶》是一幅具有东方气韵的油画,总能带给人以庄重典雅之美。

不过,事实就是地讲,除了《陶》之外,谢楚余似乎再无可与之其名的经典之作。或许,在《陶》获取最大成功后,作者在创作风格上很难再超出其范式。当然,就画工而言,谢楚余先生的作品还是无可挑剔的。

我个人比较喜欢的另一位当代画家,是杨云飞。最初知道这个名字,是因为一幅名为《荷叶屏风》的油画。这是一幅在国内艺术品拍卖史上占据重要地位的油画,也是深受艺术评论家好评的作品。

杨云飞采用虚实结合的画法,将传统国画的题材置于模特之后,以暗色的背景来映衬身着红衣的模特,使画面具有强烈的视觉冲击。不过,除了这幅画以外,杨云飞先生的其他作品,我并不是特别喜欢。或许,这与每个人的欣赏品味有关吧。

至于题主在问题描述中所讲的,想了解有哪些反映时代精神和具有自己风格的画家,我建议可以关注下陈逸飞。个人觉得陈逸飞的不少作品,还是蛮符合这一标准的。最后,放上一幅陈逸飞的经典油画,以供参考。

为什么有的画家画画只盖章不签名?

按传统规矩来讲,一幅国画作品中,包含诗、书、画、印四个组成部分。

“诗”就是落款的内容,因为古代画家基本都是文化修养较高的文人,信手拈来作一首诗,给绘画作品当落款,是比较容易的事情。落款能有效补充和说明画面的内容,在古代画家作品中是必不可少的东西。

吴昌硕作品

“书”就是题写落款时所用的书法形式,有长款和穷款之分,书写时一般以行楷字体较常见,因为行楷容易辨认。

“画”就是绘画作品的主体部分,是展现画家绘画技巧的直接流露。

“印”就是在画面上所盖的印章,包含姓名章,字号章和闲章,印章上的内容以篆字和图案为主。

吴冠中《女娲补天》

诗书画印在古代绘画创作中,是非常讲究的事情,对章法、布局都很看重,它们跟整个作品已经有效融为一个有机整体,到了缺一不可的地步。

而到了现在,许多画家对传统逐渐忽略,个人觉得,根本原因是当代画家的综合修养比起古代书画家,要差远了。

徐悲鸿油画

签名对一幅画是相当重要的,它证明了这幅画是出自签名者之手,如果此幅画将来走进了艺术品市场,签名是保证作品真伪的重要凭证,鉴定师往往会根据签名字体分析作品的真伪。因为印章容易用高科技模仿、制造出来,但签名很难。

油画没有盖章一说,但必须签名和签上创作日期。

为什么当今不少画家画完画后,只盖章不签名?分析下来,主要有这么几种情况。

陈治 武欣《儿女情长》

其一,画家书法水平不过关,害怕签上名后露馅,从而影响到画面的美观性。

其二,画面内容过于饱满,已经找不到可以签名的地方了,如果强行签名,会跟画面起冲突,影响到画面的整体效果。

其三,画家批量画好一批画后,然后统一逐个签名。这种情况在当今批量画画的画家中广泛存在。像当今著名画家范曾,经常这样操作。

范曾作品

其四,画家忘记了签名。买画的订单多起来后,画家埋头画画,总有遗漏的签名。

其五,有的画没画好,画家不愿在上边签名。当某些画出现败笔后,严谨的画家,就会把这幅画当废品处理,也就不愿在上边签上自己大名。

没有画画天赋的人如果接受了正规培训,能成为画家吗?

谢邀!

估计能会画。

至于到画家的高度。

自己觉得是就是吧。

40多岁的男人放弃工作,天天画画,梦想成为画家,这现实吗?

我个人觉得,首先路要选对,如果您是从事艺术这块料,选择的方向也是正向的,那就可以开始。从事艺术之路很不容易,得下很大的功夫解决专业问题,您以前是做商业的这一部分就不用修炼了,专业+文学修养+商业,才能从事绘画,或者说靠绘画吃饭,当然,如果您不靠此吃饭,另当别论。

有哪些画家指画画的很不错?

【文藏来答】说起指画画家,丁士青倒是颇值得一提,下面就跟文藏君一起看看他的指画作品画的怎么样吧~喜欢请点击关注哦~

丁士青,生于一九○○年,镇江人,祖上世代从事江绸业,擅长指画山水、梅花。他是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江苏省国画院筹建之初由省内各地选调出来的第一批画师,曾参加过傅抱石率队的『两万三千里写生』。丁士青『有很深的传统功底,尤能活用唐伯虎所擅的小斧劈皴法,画风严谨而清丽』。据丁士青学生介绍,自二十世纪四十年代他便开始创作指画作品。随后,指画也一直贯穿其创作生涯,题材涉及传统山水、实景山水、点景人物山水、梅花。更为可贵是,丁士青能在指画作品里主动求变,探索中国画创作图像空间与视觉空间的更多可能。

目前已经收集到的丁士青指画作品图录共十二件,题材涵盖山水与梅花,以山水画为主。在指画山水中,包含了传统题材与实景题材,还有一些类似于手稿的作品。

丁士青的指画风格清丽,爽利干脆,且特征鲜明。他的指画线条干净不拖沓,常有细致处的描绘,也有点景人物的出现,并不似潘天寿所说『似曲非曲,似真非真,时粗时细』。这是丁士青区别于许多指画家的特色。他爽利的线条并非前人所诟病的那种工细,而是自毛笔画的基础上变化了的指画形态,指头上的墨不经调和、没有须豪的过滤亦没有棱角的变幻,但却在他的指下形成了遒劲果敢的转折与停顿态势;他的指画墨色鲜亮、过渡平滑,有几幅作品还可见设色,色彩清雅;题款多以『指头生活』『指画』等明确表示。

图一 丁士青 春山雾晓 41.6cm×81cm 江苏省美术馆藏

《春山雾晓》(图一)是一幅典型的春山淡冶如笑的古典审美范式山水画,构图方面严格遵循了古代山水的成功规律,远山雾霭、近山苍翠,山中房屋、山间小桥,近滩平远、树木葱郁。此图山腰掩抱,寺舍可安;断岸坂堤,小桥小置;有路处则林木,岸绝处则古渡,水断处则烟树,水阔处则征帆,林密处居舍;临岩古木,根断而缠藤;临流石岸,欹奇而水痕。依据本画题款『老渔指作』,推测作品应该作于丁士青正式进入江苏省国画院之前。因进江苏省国画院后,尤其是两万三千里写生之后的作品,题款多为『镇江丁士青』或是『镇江士青』『士青』等。

画面语言中较为有意思的表达是山顶的点苔与画面右侧的一处山崖,以及近景处的浅滩与三棵交错生长的树。由于指头蓄墨的特点,使得指头点苔时留下的印迹更加圆润,山中氤氲雾气慢慢褪去后留下的湿润痕迹显露。在这幅作品中,画家较多地用了含水量较多的墨色去描绘事物,淡墨之上不惜再施一层浓墨,而指头的使用上也较多的运用略微粗的指头去涂抹,几乎没有甲的痕迹,但加入了掌的能量,因此墨迹在纸上的痕迹内敛有度不外泄,即有舒展开来的态势,却又有能收的住的底线;整幅画作苍莽古朴,逸笔草草、信手拈来。

图二 丁士青 指墨山水 82.5cm×151cm 江苏省美术馆藏

《指墨山水》(图二),则显得较为华丽与工细,在指画作品中尤为难得。高其佩认为指画不应该过于工细,工细则流于匠气和俗气,但丁士青这幅兼具马远清新爽利风格和唐寅富丽老辣气息的作品,确是为指画山水的精细样式立了一个模范。该幅作品整体上分为大的三个层次,内又分一些细小的层次,三处水口、三座立壁,层叠错落的布置在画面中。这幅虽为浅设色,但其对焦墨的使用是一个亮点。因指头蓄墨能力有限,加之焦墨本身润度较差,且丁士青指画又喜用皮纸,故他先以指头焦墨塑造,后薄薄的铺陈上浅浅的水,以加强淋漓的质感。除此之外,占据画面较为主要为止的中景山石皴法,除了幻化为指画特点的小斧劈皴之外,还有更具指画硬俏挺拔特点的粗服乱头感。指痕的朝向是左右上下纷繁层叠安排的,态势变化多端,还有时断时续的勾画,给人抠得紧、露得显的痛快感。此画虽不似王蒙那般繁茂朴密,却也具有极强视觉张力。因对于细节处的刻画极为严谨使得此画可观耐看,比如画面左侧的崖壁,山间萦绕的云雾,还有出现在画面右侧挑着柴担的人物。

图三 丁士青 指画山水 67.5cm×133cm 江苏省国画院藏

《指墨山水》(图三)与图二的语言风格上较为相近,应为同时期作品,但图三因图像空间的变化而有了一些新鲜的美学指引。是幅,连篇累牍的大块面巨石以交错盘绕的立体解析形态满呈于画面下端,让人一时间来不及分清楚前中远景,但视线所及却是被这错综复杂的石头。在这幅作品中,丁士青是充分运用和极致突出了指头画在痕迹方正与指触犀利方面的特长,有意识的以触感带动观者的视觉,而造成了视线的充盈感,并将画面的上半段放空,仅仅是在左侧安置一座山峰平衡构图上有可能出现的不稳定,画面下端左侧的松树,在造型上也对右侧形成了一个呼应,细致描绘的松树树干上的纹理与苍劲繁密的松针,较浓的墨色,形成一个深沉浓重的前景。

图四 丁士青 指画 44cm×96cm 江苏省国画院藏

《指画》(图四)中,占据观者视野的几乎是这一整棵松树,在画面的下端几乎没有设置任何明确的起势,右侧着墨较多,左侧基本是空白,仅有江面水波,远处浅滩平远。但松树的描绘则较之其他作品更为粗犷,尤其是对松树干的描绘,指力全发,指头画的断续感由于墨色的沉着与指头面积的宽阔而被掩盖,有如刀刻,果敢坚韧的黑白轮廓界限分明。由于主体松树的视线遮挡,这样的图像空间提供了更加开阔的思维空间,画面的起点与远端在无形中被拉长和延伸,甚至去往无限远。这样的处理给人一种时空错觉:松树塑造出的古旧感与带有极强时代感的松枝上披挂的星星点点的红蕊、以及江面渔船归棹的画面元素,彼此勾联又彼此互斥,反而给作品增添了一种视觉张力。

看完这些作品,有没有觉得手指很神奇呢,画出来的效果几与毛笔无差,实在令人叹服!


原文作者:刘筱(作者系南京艺术学院博士研究生、江苏省国画院副研究馆员)

文章来源:《荣宝斋》2018年1月刊《由丁士青指画山水看其对中国画图像空间与视觉空间转变的初步探索》

(因篇幅限制,原文有删减)

想了解更多艺术推介与艺术收藏,欢迎使用【文藏APP】,关注【文藏书画】官方微信公众号&头条号,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如何看待画家用注射器呲墨画画的行为?

对于这个问题,我想谈谈我个人的一些看法,也希望大家能共同来讨论交流。

最近网上流传着一段视频,引起了大家的关注,究竟是怎么回事呢?我们就用一张动态图来看看吧!

没错就是上图这位,我们可以看到一排美女拿着一张宣纸,一个白胡子老头儿在宣纸面前婀娜多姿地跳过,身后就留下了一段痕迹,这就是被网友们称为“射书”的,还有人称之为“呲墨”,从这些形容词我们可以看出,人们对于这样的行为极尽讽刺。

说起这个事情,当事人接受了采访,他认为他这不是“射书”而是“射墨”。他是这样解释的:

带有先锋性的东西,大家怎么骂,我都理解。他们是普通老百姓,不懂得艺术是什么,而且一些书法家都不理解。但艺术家就是要完成这样一个使命——视觉上的一种引领。

他直言人们是普通人,不懂书法,他表示,他已经用“射书”创作了十几年了,并且在他的画室里,全都是这样的“射书”作品。

而他萌生出“射书”也是在一次住院的时候,他对注射器产生了兴趣,便开始尝试着用注射器来写书法和绘画。他认为这样有助于表达艺术家的情感。

这位“大师”叫作“邵岩”,他走上所谓现代书法的道路,还是因为耐不住寂寞,对传统书法的付出缺乏坚持,于是就想着“走捷径”,最终搞得这样不伦不类。

在我看来,从他接受采访传达出来的这些信息,我觉得他已经病入膏肓,完全是哗众取宠,胡写乱画,书界不需要这样的“书画家”,他也没有资格成为书画家。

我们看他以前的作品,一幅小楷,还是看得出在传统书法上下了功夫的,但是为何出现了现在这种情况呢?那就是盲目创新,结果招来一片骂声!

这种行为很是误导了一些初学书法者或者小孩子,这种没有营养价值的行为也不会长久的,所以,见怪不怪,其怪自败!

还有一件事情我觉得比这“射书”本身更加严重,那就是在邵岩“射书”的过程中,旁边还有人一个劲儿地叫好,这不得不让我们反思,我们的审美到底怎么了,为什么有些人会对这些丑怪行为推崇有加,以至于让这些所谓的“大师”更加飞扬跋扈!

所以,我们每个华夏子孙都有自觉捍卫正统文化的使命和责任,坚决同这样丑怪现象作斗争,不要被这些所谓的“大师”牵着鼻子走,坚持传统书法,是每个学习书法者最基本的素养!

以上就是我的观点,对此,你有何看法呢?欢迎留言,感谢关注!我是铁匠读文史!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