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翼城中通电话

16岁学生在千人面前被老师扇耳光,给父母通电话后跳楼自杀,学校需要承担什么责任呢?这种新闻总是最让人揪心!我想告诉亲爱的老师们,请你们别把“侮辱”当成“教育”!曾经的我,也曾在

16岁学生在千人面前被老师扇耳光,给父母通电话后跳楼自杀,学校需要承担什么责任呢?

这种新闻总是最让人揪心!我想告诉亲爱的老师们,请你们别把“侮辱”当成“教育”!

曾经的我,也曾在初中时被某老师在大庭广众下打过巴掌,至今都认为那是我求学生涯中最大的耻辱

我学习一直还不错,不顶尖但也属于中上水平,大学就读的是四川大学。在我的整个学习生涯当中,除了自己的导师以外,记忆最深刻的就是初中某语文代课老师。

导师让我记忆深刻是因为给予的帮助比较多,那代课老师让我记忆深刻是因为我经历了求学过程中唯一的一个巴掌!

我属于那种学习时可以很专注,但是调皮时又会“很活跃”的学生。记得初一暑假学校组织补课,本身对暑假补课就很反感,所以上课时也会经常会跟同学扔扔纸条,那天上的是语文课,由于原来的语文老师家中有事,来给我们上的是一代课老师,那天我“倒霉”,扔纸条的时候被他发现了,后来把我叫上讲台那里,还没站稳就先给我一巴掌!当时,我就蒙了,就觉得是奇耻大辱,甚至有一刻很想上去打回来,但终究还是没敢去“做”!

不过我当时,拿起书包就回了家,补课余下的几天就再也没去上过课!那时对那个老师只有“刻骨铭心”的恨,心中对他没有一丝尊重,就是觉得他用那一巴掌“侮辱”了我。

到如今当然也不会有什么恨了,但是对这个老师依然记忆犹新,因为我始终都认为他让我经历了求学生涯中最大的耻辱!没有所谓的教育和批评,没有所谓的师生之情,只有他认为是“教育”而我认为是“屈辱”的那一巴掌,我到如今都很看不起他!

所以,作为曾经的一个“受害学生”,我想告诉亲爱的老师们!请你别把“侮辱”当成“教育”!

我可以接受批评,接受惩罚或者适当的体罚,但是绝不接受“侮辱”!

自从当了父亲,我也很担心自己孩子的心理承受能力

老实说,我们这一代还是在父母的“打骂”中成长起来的,所有的打骂有“罪有应得”的,也有“天大的委屈”的,可以说久经考验,所以我们在遭受不同的挫折时,我们至少不会选择用“亲者痛,仇者快”的极端方式来结束自己的生命。

可是,我对自己的孩子是否能够有同样的承受力,有些担心!他们这一代的成长环境要优越的多,如果从小不经历一些挫折,很有可能就是一颗“玻璃心”,一遇挫折就会崩溃!

所以,我现在的教育理念是家庭教育中既要有“赞美和鼓励”,也要有“批评和责骂”,甚至偶尔让他受点委屈,我觉得这些滋味就是以后的他们进入社会以后一定会尝到的滋味,提早让他们习惯,应该没有坏处!

也许不一定对,但是我想也并没有坏处!

至于本案的责任划分,很简单!我觉得学校应承担至少70%的责任。那位老师,的确太可恶,他是主要原因!

老公不愿和岳父岳母通电话,怎么办?

这和人的性格有关,没必要吹毛求疵!

你不要看你老公的说,要看他的做!你老公可能是性格很内向,不经常给岳父母打电话,但岳父母有需要他时,他会鼎力去做,这依然是好老公!

换个角度说,你老公天天给岳父母打电话,但有用他的地方,他缺躲得很远,甚至还想方设法来算计老人,这样的老公有意义吗?

两个人能走进婚姻殿堂不容易,要互相包容体贴对方,而不是天天想办法控制对方!

你应该多和老公沟通,解决问题也要充分考虑老公的感受,而不是独断专行,如果过于强势,婚姻质量就会大打折扣甚至离婚!

快递小哥在派件打不通电话的时候,应该怎样处理包裹?

说实话客户都被快递公司宠坏了,按我说只能派送一次,第一次电话短信通知!如果第一次派送不成功的话,那第二次加收派送服务费!第三次加收双倍派送服务费!快递小哥派件一块钱如果还要派送三次的话,请问每次派送算下来3毛钱,还加上油耗,快递小哥赚什么?难道赚吆喝么?不知道大家同意吗?

呼叫中心是不是每通电话都有必要让客人评价?

我觉得不是所有电话都需要用户评价。


首先我们需要考虑让用户评价的目的是什么,绝大多数应该都是了解用户服务感受,提升服务质量,具体可以划分为以下3点:

1.客服技能提升:对客服人员服务态度、专业度的监督评价;

2.流程优化:对问题处理方法的评价;

3.解决率的提升:通过用户评价分析提升一次性解决率。


通过以上可以看出要求用户评价主要目的就是辅助服务提升,且非唯一提升方法(下发短信,问卷调查,座谈会等等),所以并不是每通电话都需要评价。

国家元首之间通电话是实时翻译的吗?

这个还真不了解,我知道华为等大品牌早已研制出同步翻译技术产品,类似手机,不知道能不能用于(领导人)国际通话。

普京当选后第一个出访土耳其,埃尔多安赢得大选普京立刻通电话,你觉得俄土能否建立同盟?

只能是暂时的伙伴而不可能建立真正的同盟!

1、先说说建立暂时合作伙伴的现实基础。埃尔多安执行后,其逆世俗化的政策引起了欧洲与美国的强烈不满与警惕,而美国认同的土耳其国内反对派两年前发动了失败的政变,这导致土耳其与欧美关系全面交恶。在这种大背景下,土耳其转向全球另一个大势力俄罗斯也是理所当然的事。与此同时,俄罗斯在叙利亚问题或者说战略动作上与美国北约全面对抗,甚至因此一度让俄军战机被土耳其战机击落。因此,“化敌为友”成为俄罗斯在叙利亚战略上的重要考虑。基于此,当美欧与土耳其关系紧张交恶之后,普京接过埃尔多安递过来的橄榄枝不足为奇。然而,俄土同盟完全不可能。

2、从历史因素来说,俄土从来就是地中海黑海地区的战略对手。今天的克里米亚半岛就是俄罗斯女皇叶卡捷琳娜以及其前任通过百年俄土战争抢下来的,终于打开了南向的海洋通道,这点在克里米亚半岛的历史博物馆里看得一清二楚,而克里米亚半岛的失去是土耳其永远的心痛。因此,当我在克里米亚采访俄罗斯夺取行动时,土耳其反应激烈,比如说立即中止所有土耳其游客前往克里米亚半岛旅游,立即制裁俄罗斯等等。仍然心怀帝国梦想的土耳其人始终视俄罗斯为最强大与直接的对手,这点不会因为暂时的双方现实需求而改变。事实上,我跟土耳其外交部官员交谈时,他们本能流露出对俄罗斯的警惕非常真实而且并不掩饰。

3、俄罗斯在叙利亚乃至整个地中海重新巩固战略作用是土耳其所不能接受的。要知道,土耳其始终视叙利亚为其“战略前院”,不容外来力量染指。现在俄罗斯通过助战不但重建了塔尔图斯海军基地,还建立了多个空天军基地,这对土耳其的威胁是战略性的。这种潜在的战略冲突对土俄双方都非常清楚。而且土耳其一直有卡俄黑海舰队出入博斯普鲁斯海峡的恶例,因此,俄罗斯也视土耳其为战略威胁。

4、土耳其始终在心底视自己为欧洲国家,而不是亚洲国家,在文化感情与认同上与美国欧洲站得近一些,这些不会因为暂时的战术矛盾而发生变化。因此,土耳其政治重归欧洲与美国是迟早的事。

如何看待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告诉媒体,称特朗普和他通电话表示没有炒他鱿鱼的打算?

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国防部长马蒂斯在各说各话,每个人说的都是真实,也都是“部分的真实”。 特朗普在电视节目里称他觉得马蒂斯“像民主党人”,暗示马蒂斯可能离职。而之后马蒂斯在出访越南之前专门回应这件事,说自己从来没有加入任何政党,又说自己获得特朗普“百分百支持”。

然而,两个人的裂痕早已经公开出现了,只不过在等一个合适的时机爆发而已。 特朗普与马蒂斯在多个外交事务上甚至可以说是“持不同政见”,比如后者不认可前者对待盟友北约的态度,在伊朗、叙利亚问题也不认同前者的观点。

马蒂斯:“我的职责横跨两党,那就是保护美国。” 显然这是一句很委婉的表态。

马蒂斯事件和之前的美国驻联合国大使黒利的辞职事件,均标志着今年11月国会中期选举前后,很可能再度掀起一轮美国高官的离职潮。

特朗普及共和党很可能会在中期选举中占据上风,虽然或许优势不那么明显,那么之后特朗普必将更肆无忌惮得按照自己的意愿继续调整班子。事实上华盛顿政坛已经开始了新一轮的人事猜猜猜。其中包括特朗普很不满意的司法部长塞申斯估计被特朗普的高尔夫球友、共和党参议员格雷厄姆取代。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